欧美 图区 清纯 亚洲,亚洲 美腿 欧美 偷拍,亚洲 欧美 中文 日韩,欧美图片,色综合亚洲欧美图片区,欧美图片亚洲图片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  »  校园春色  »  第一次分享我的老婆
第一次分享我的老婆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裸聊、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欧美 图区 清纯 亚洲 亚洲 欧美 中文 日韩 亚洲 美腿 欧美 偷拍 欧美图片 色综合亚洲欧美图片区 欧美图片亚洲图片]

地址发布页: 地址发布页:

这是发生在三年之前的事情了。
  三年前某晚上,我一个好朋友老同学到我家聊天及喝喝小酒,婆准备了不少小菜及啤酒,婆跟我那同学满熟的,毕竟结婚十几年来我的同学她也认识不少,也很熟。
  我们三个人喝到晚上10点多,婆也喝了不少,已有点四分三的醉意,当然三人满熟的,聊天之间也开了不少黄腔以及我和婆的闺房趣事,好比婆喜欢哪种姿势以及婆喜欢小穴被我舔之类的话题,搞得婆都有点想那个那个的。
  之后,婆说想先洗澡。我们家有两个浴室,主卧房是那种透明玻璃干湿分离设计的类型,婆当然也就是在主卧那间洗澡,我和同学就在客厅边喝边聊,期间他一直夸我老婆身材好、脸蛋佳、皮肤细,听他口气好像很想染指我婆。
  其实我在好几年前就慢慢调教婆了,婆的照片也被我在网络上和同好分享不少了,婆也知情。我也常常在做爱时调侃她说要不要玩玩3P,找个猛男一起干干,她也说好。
  这时我想利用今天机会看看婆的尺度到哪,于是我找机会进卧室看看婆洗澡洗得如何,进卧室一看,卧室灯是关上的,但浴室门竟然没关上,婆洗澡的裸体一览无遗。于是我狠下心来到客厅小声问我同学:「要不要偷看我婆洗澡?」同学惊讶地看着我问道:「这样好吗?」我说:「你不敢?」朋友说:「哪有不敢!走,一起去看。」我走前,同学跟在我后面走进卧室,好死不死婆刚刚洗好澡,全身没穿衣服走出浴室,一看到我们两人吓了一跳,但婆也不遮掩身体就问我们:「干嘛进来房间?」然后就继续走去打开衣橱找衣服穿,似乎也不太在意。
  我其实满紧张婆会生气,但却没有。转头看了同学一下,他倒是发呆站在那直直看着裸体的婆,我赶紧把他推出去,然后跟婆道歉说:「老婆抱歉,本来要叫同学进来看一下我的计算机问题,没想到你刚好洗完。」婆笑笑的说:「没关系。」我说:「你被看光光了。」婆说:「还好我身材好。」我说:「真的没关系吗?」婆说:「真的啦!看得到又吃不到,让他哈死!」我笑说:「婆啊,要不要穿个性感睡衣出来陪我们?」婆竟然说:「好呀!就怕你会吃醋。」我说:「不会的,我有什么好吃醋?有本事你让他哈死,还有,不可以穿内裤喔!」婆也笑着回我说:「不穿就不穿,你以为我不敢吗?」我猜婆一定喝得满醉的,不然哪有这么好讲话?
  我回到客厅问了同学:「你刚刚难得过瘾吧?」同学回道:「真的很刺激耶!你婆身材真不是盖的。」我说:「等会婆穿睡衣出来,你不要吓一跳。」同学说:「真的吗?」我说:「真的,等会要好好多灌一些酒给我婆,知道吗?」同学说:「没问题,我一定多灌一些。」其实同学的酒量也不大,比我婆还小,刚刚他其实也没喝多少,我看婆还没完全醉,他可能就已先醉了吧!
  东聊西聊一会后,老婆终于走出来了,她穿着一件红色薄纱蕾丝睡衣,长度到大腿一半,不是很透明,但胸部是蕾丝网状透明的,两颗C罩杯乳房及奶头倒是看得满清楚。我很惊讶婆竟然穿如此裸露的睡衣出来,有点吃醋,但兴奋的心情更让我心脏跳动加速。同学虽然也有心理准备,但看到婆穿这样,还是两眼直视、嘴巴微开,一直喘大气。
  婆走过来坐在我旁边,拿起酒杯跟我们干了一杯,这时大家都有点尴尬,实在是不知道要聊什么。同学眼睛时而飘到我婆身上,时而飘到手中酒杯,看得让我有点好笑。婆也是一样,一手拿着酒杯,头靠在我肩上,脚翘着二郎腿,自己一直在摇着酒杯。
  说实在,三个人遇到这情形反而酒都有点醒了,有点不知所措,我只好拿起啤酒,大家再互干一杯,看看可不可以舒缓尴尬气氛。
  喝了一杯后,婆主动找同学敬酒说:「阿宝,来,干杯!」同学回婆说:「小芬,看不出来你这么豪迈开放。」婆:「认识你十几年了,我还要装什么?」我说:「对啊!阿宝你都不知道我婆平时在家有多开放,裸照都不知道照了多少,要不要看看?」婆脸红了一下,对我说:「拜托,那些照片你敢拿出来给阿宝看?」我说:「有什么关系,反正不是都上网给别人看过了!」婆说:「那都是有打马赛克的,不一样。」我说:「给小宝看,他又不会带走,怕什么?」同学说:「小芬,就给我看看啦!」婆说:「好啦!看一次要干一杯啤酒喔!」同学说:「没问题!」于是我进房间去拿老婆的裸照出来,那二十几张照片是我在婆的裸照中精心挑选出来的,都没有修饰过,且都是三点全露。
  我拿出来后就坐在沙发另一角,不让他们两人看到我拿的照片的内容,我先挑出一张,是婆脱光衣服坐在沙发上、两脚开开翘起来露出小穴的照片,我说:
  「来,我们先干一杯!」于是三人一起把啤酒干掉。
  我把第一张照片给同学看,同学接过照片后很认真地欣赏,婆问我说:「你拿哪一张照片?」我:「你问阿宝。」婆问阿宝:「看够没?看到什么?」同学说:「看……看到小芬下面好漂亮。」婆听了脸红,大叫一声说:「还给我,不要看了。」同学哪肯交出照片,还越看越仔细,婆一心急便爬到同学身边要抢照片,同学哪肯交出来,就把照片举高高的,婆伸手要抢就把脚跨在同学身上,双手往上伸,这时婆的奶奶就靠在同学脸上,在抢照片的同时,奶奶就在同学脸上磨来磨去,这时看得我都兴奋起来了。
  同学被婆的C罩杯乳房磨得都分心了,顾不了照片,这时婆终于抢到照片,婆抢到照片同时就顺势坐下来,刚好坐在同学胯上。大家记不记得,这时婆是没穿内裤的,那时我相信婆的小穴一定是只隔着几件布料顶在同学的老二上。
  婆坐在同学身上看着她抢来的自己裸照对我吼说:「这照片你也敢拿给阿宝看?!」我说:「你说干一杯就可以看了呀!」婆说:「这张太超过了,要多罚一杯!」婆说完就伸手拿了一杯酒直接灌到同学嘴里,同学也很阿沙哩的干下去。
  婆叫我把照片都给她,她来挑给同学看,婆坐在同学身上很快就挑了一张,我看到那张是算满正常的,就是婆全裸站着、双手叉腰的裸照。
  婆再喂同学一杯酒后就把照片转过去放在同学眼前,笑问同学:「我身材好不好?」同学说:「好,不止身材好,而且胸部够挺。」婆说:「那是当然的!」然后放下照片又挑了一张,当然先要喂同学一杯酒才让他看。
  看了几张后,我故意问婆说:「老婆,阿宝有没有大起来?」婆说:「我摇摇看。」就用下体在同学裤裆上磨了几下,然后说:「有哩!
  有一根硬硬的。」同学说:「当然会,哪个男人不会?」我问:「老婆,有没有比我大?」婆笑说:「我哪知道?」我说:「你摸摸看。」婆笑说:「我才不要!」她口里虽说不要,却还故意扭动屁股用小穴磨了几下,然后把手放到同学的老二上。同学这时双手也很不老实,一直摸着老婆的屁股,在老婆扭动屁股同时把老婆的裙子拉起来,露出老婆整个屁股。
  婆摸着摸着说:「裤子太厚了,感觉不出来有多大。」我说:「你就把他裤子拉下来嘛!」不用婆动手,同学就自动解开自己的裤腰带,在婆把屁股翘起来时,同学就把裤子褪到小腿去。这时同学跟老婆已经玩到动了欲火,就看到婆先在同学内裤上摸来摸去,同时小穴也一直磨着老二;同学双手也慢慢摸到老婆的奶奶上搓揉着,偶尔用手指玩弄老婆的乳头。
  后来婆终于把同学的内裤给脱下来,小穴直接在他的阴茎上来回磨来磨去,同时还轻声唉了起来。
  磨了一会,婆爬下同学身上坐到旁边说:「够了,再下去会冻不着。」第一个反对就是我同学,但同学不好意思要求更进一步,毕竟有我在场。我对婆说:
  「你搞到阿宝硬成这样,总要帮他退退火吧?」婆说:「好啦!」就躺在同学身上,用手帮同学打起手枪来。
  这时我坐到老婆后面,伸手去搜老婆身体,当搜到小穴时,不得了,小穴湿到淫水都流到大腿上了!我把手指插入小穴内来回抽动,婆边帮同学打手枪,边开始小声叫起春来。
  本来想叫老婆帮同学口交的,没想到还没说出口就听到老婆喊:「射了……射了……」我一看,同学还真的射精了!我赶快拿卫生纸给老婆,婆接过卫生纸帮同学擦拭,同学这时也满不好意思的拿着卫生纸自己擦拭起来。
  同学起身穿好裤子,婆闭上眼躺在沙发上,我问婆:「过不过瘾?」婆不说话。同学这时用眼神问我怎么回事,我小声的跟同学说:「你去帮我婆口交。」同学就蹲在地上去亲老婆的大腿,一亲到婆身体就缩一下,同学往前再亲一下,婆又缩一下,同学亲个几下后婆就不再缩身体了。
  这时同学改用舔的,两只手轻轻抚摸老婆的身体,嘴慢慢往老婆胯下舔去,舔到阴毛时,同学就把老婆一只腿抬高,好让小穴露出来,这时同学就直接往小穴舔下去,婆配合地躺正身体,同时另一只脚也自己翘起来,同学另一只手就顺势扶着老婆那只脚。
  口交哪个男人不会?同学很卖力地舔个几分钟婆就高潮了,婆高潮同时双手抓着同学的头猛喊:「够了……够了……兴奋过头了……够了……好爽……」婆最后大叫几声就瘫在沙发上了,同学放下老婆双脚,拿卫生纸擦擦自己的嘴。我拿起香烟,请一支给同学抽后要他先走。
  婆看到同学走后,起来抱着我,我问她:「过不过瘾?」婆说:「好过瘾!
  但觉得好肮脏喔!好像自己好烂。」我安慰婆说:「不要这么想,偶尔一起享受人生,不是很开心吗?」婆抱着我不说话。
  到晚上我跟婆又轰轰烈烈的做了一次爱,这次做爱是我这几年来感觉最爽的一次。

    我們不生產AV,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!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于2019-04-25更新.